雪雁南遷過境加拿大

每年秋天,雪雁就展開南遷行動,而都會過境卑詩省的三角洲(Delta, BC)一帶。上次分享過一個視頻,是由花蓮美崙基督長老教會的吳師母拍攝的;今天分享的這個視頻,是我們夫婦去年(2015)十月底在野鳥保護區(George C. Reifel Migratory Bird Sanctuary)那個島(Westham Island)上,洩氣地往回走,因為既沒看到雪雁、也沒看到蒼鷺,好像白跑一趟。哪知,在島上田間的狹窄路上突然聽到遠方有一些騷動的跡象,停車一看竟然是一大群的雪雁在遠處大編隊上下飛翔!真是意外的驚喜與收穫!

 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

溫哥華機場的飛機起降

溫哥華機場(YVR)所在位置,是在列治文(Richmond, BC)旁邊的一個島上;機場本身不算太大,班機的起降也不算太頻繁。但是因為距離列治文很近,只要找到適當的地點,就可以近距離觀看各家航空公司各式飛機的起降。白石教會的一些兄姊在一個陽光普照的冬日,相約去列治文吃新疆大盤雞;飯後基於身體體重的考量,就轉往River Road底的一個沿河步道健行。當大家勇往直前之際,我發現各國航班飛機就在不遠處上上下下,起起落落。於是,一個日益「中廣」的全自動相機愛用者,為這些漂亮的飛機留下了她們的身影: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

這就叫「萬頭鑽動」!」

後面這段影片,是台灣花蓮美崙基督長老教會的吳師母 (慧中) 2008年來訪時拍攝的,紀錄了當時看到的成千上萬隻的雪雁,就在三角洲 (Delta, BC) 野鳥保護區外面農田路邊的壯觀景象!上帝恩待祂的僕人與使女吳牧師伉儷,難得來一趟加拿大,就給他們這個機會與雪雁巧遇!因為我們住在這裡,待上十年都還不見得能看得到呢!我們是託了樸文和慧中的福,那次才可以看到如此壯觀的場景;後來呢?六年多過去了,迄今還沒有機會能夠再看到!感謝主!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

「好撒瑪利亞人」博物館!

我們基督徒不要只讓人必須來到這個博物館,才看得到「好撒瑪利亞人」!我們應該讓人可以從「我們身上」,就看到好撒瑪利亞人吧?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

台灣最美車站一瞥

多良:台灣最美的火車站

https://plus.google.com/u/0/104474060512665437030/stories/032cae44-b8ed-3a81-832d-c3c6a7b22f4814b8f1073de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

小心你的「刻板印象」

我們都以為自己不會「歧視」他人,但總覺得別人帶著「有色眼鏡」看自己!可是真相是:我們心裡的「有色眼鏡 (刻板印象)」有很多副呢!下面是一篇有趣的網路文章,值得我們細讀深思:

【Hit the Floor!】

美國大西洋賭城的一個週末,一位老太太玩老虎機贏了一桶25美分的硬幣。她決定停停手,休息一會,便和丈夫一起到酒店的餐廳吃晚餐。

老太太心想:「我最好先把這桶硬幣放到酒店的房間裡。」

於是,老太太對丈夫說:「你先等一下,我把這桶硬幣送回房間,然後我們去餐廳。」說著,老太太捧著那桶硬幣走到電梯前。

老太太正要跨進電梯,卻發現裡面早已站著兩個人——兩個黑人!其中一個身材魁梧,高大得有些嚇人。

老太太驚呆了,她的第一反應就是:這兩個黑人要打劫我。但轉而又想:不要心存偏見,這兩個黑人看起來都頗有紳士風度。

可老太太思想中的種族觀念根深蒂固,一種強烈的恐懼感讓她不知道是否該走進電梯。

老太太呆呆地站在那裡,猶豫不定地望著那兩個黑人,既緊張又害怕,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,老太太終於邁腿踏進了電梯。

老太太刻意避開他們的目光,面朝外,兩眼呆呆地盯著已經關上的電梯門。一秒鐘,二秒鐘,三秒鐘…

電梯依然原地不動。「上帝呀!」老太太心想,他們是不是就要動手了?老太太心跳加速,開始冒冷汗。就在這時,她聽到一個黑人說:「Hit the floor!」(趴到地上)。

本能告訴她:千萬不要反抗,照他們說的去做。

老太太慌慌張張地放開小桶,雙手按地趴在地板上。那桶硬幣“嘩啦啦”地掉在地上,到處亂滾。

老太太兩手緊緊按著地板,心裡默默禱告:「把錢都拿走吧,只要不傷害我!」

空氣仿佛凝固了一樣,電梯裡一片靜寂。幾秒鐘後,老太太聽到一個黑人非常禮貌地說:「夫人,如果你能告訴我們你住哪一層,我們很高興幫你按一下按鈕。」

那位黑人解釋說:「當我和朋友說,‘Hit the floor’時,我指的是,按一下要去的樓層按鈕,而不是讓您趴到地上,夫人!」

(英語中“Hit the floor”有兩個含義:趴到地上;按電梯的樓層按鈕。)

兩位黑人互相對了一下眼神,極力控制住自己不要笑出來。

「我的老天,我犯了一個多麼愚蠢的錯誤!」老太太心想。

她想道歉,卻不知說什麼好。如何向兩位彬彬有禮的紳士承認,自己原本以為他們要搶劫?

三個人一起動手,將滾落一地的硬幣一一撿起,放回老太太的小桶裡。

電梯到了老太太所在的樓層後,兩個人堅持要把老太太送到房間門口,因為老太太還有些精神恍惚。

把老太太送到門口,兩個人禮貌地道晚安,轉身離去。就在老太太走進房間的時候,她聽到兩個人在樓道裡大聲笑了起來。

第二天一早,一束鮮花送到了老太太的房間――12朵嬌豔的玫瑰,每一朵玫瑰花上都掛著一張嶄新的百元大鈔。

隨鮮花送來的還有一張卡片,上面寫著:「非常感謝您帶給我們多年未曾有過的最歡暢的大笑。」

送花人:邁克•喬丹(籃球運動員)、愛迪•墨非(好萊塢影星)。」

(網路轉載)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發表留言

華欣:愛城故事――盧剛事件親歷者的敘述 (轉載,正體字全文)

華欣:愛城故事――盧剛事件親歷者的敘述 (轉載,正體字全文;簡體字版請參見連結網址)

http://hx.cnd.org/2015/02/27/%E5%8D%8E%E6%AC%A3%EF%BC%9A%E7%88%B1%E5%9F%8E%E6%95%85%E4%BA%8B%E2%80%95%E2%80%95%E5%8D%A2%E5%88%9A%E4%BA%8B%E4%BB%B6%E4%BA%B2%E5%8E%86%E8%80%85%E7%9A%84%E5%8F%99%E8%BF%B0/

發表於 2015 年 02 月 27 日 由 lixindai

作者簡介:華欣牧師來自中國北京,1987年秋進入依阿華大學 (University of Iowa) 計算機系讀書,1991年秋經歷了 “盧剛校園槍擊事件” 後悔改歸主。2003年辭去電腦工作走上全職傳道人的道路。2007年五月從慕迪神學院畢業,後在芝加哥活水福音教會牧會。2013年起轉到海外校園機構任總乾事。

“你是來旅游吧?”

“不,我是留學生。”

八七年八月,從舊金山飛往錫德臘皮茲(Cedar Rapids,Iowa)的早班飛機上,乘客不多,個個睡眼朦朧。只有我臉貼舷窗不住向外張望。這時空姐走過來搭話。

“去哪裡呢?”

“愛荷華城(Iowa City)。到愛荷華大學去(University of Iowa)。”

“為什麼選中那裡?大學有很多嘛。”空姐刨根問底。

“我的妻子在那裡呀。”我不假思索。

“完美的答案!”

我倆都笑了起來。愛人一年前赴美求學,正在那所大學讀數學博士。久別後重逢的喜悅激動著我,心早就到了那夢魂牽繞的小城。

和我的故鄉北京比,愛荷華城可真是太小了。五萬多人的大學城,連一座高樓都沒有,簡直不像美國。可我卻喜歡這地方。愛城,多好聽的名字。湛藍的天空下,綠草如茵。愛荷華河從北邊奔流而來,到這里輕輕帶住腳步,把起伏的山丘分為東西兩岸。兩岸山坡綠樹叢中各色小屋隱約可見。寧靜安詳,遠離都市的喧囂。女作家聶華苓是這里的教授。她主持的國際寫作計劃,把許多作家帶到這小城。賈平凹,韓少功,北島……都曾在這世外桃源談書論文,怡然自得。

田園風情,人心淳樸,小城是讀書的好地方。學生的生活緊張忙碌。我讀計算機,妻子讀數學,兒子上幼兒園。三個人每天在課堂、實驗室、Day Care(日托所)、圖書館和住所之間走馬燈似地轉。小城有一間華人教會。每到星期日,當街支起一個大牌子:“愛城華人教會——陳仰善牧師”。我對那裡邊的世界並無興趣。功課、實驗、獎學金和學位已經夠我忙的了。讀書之餘,除了帶著兒子到山坡下校美術館Hancher 前的空地上騎車,便是在停車場鼓搗舊車。修自家的老爺車,也搭手幫助修朋友的。和幾個樂於此道的同學結成好友。因為常常把手弄得滿是油污,便謔稱自己是“黑手黨”。

這無憂無慮的時光沒持續兩年,故鄉突如其來的那場暴風雨澆滅了我心中的赤子之火。對過去曾相信過的理念徹底絕望,對未來一片茫然。我試圖振作起來,好好念書,先拿下學位再說。而妻子則開始帶著孩子出入教會的門了。奇怪,那次在商場,當兩個香港同學拿著新約聖經要送給我時,不是她拉著我就走,還嗔怪說“怎麼被這種人纏住了”嗎?如今卻自己要去。不過也好,只要她心裡快樂平和。住我們樓上,我素來敬重的藍大哥也是基督徒呢。兒子若能在教會中學些道理,也強似在家閑玩。至於我自己就免了。哪裡有神?奮鬥到今天還不全靠自己。每到星期日,我把妻子和兒子送到那塊大牌子前,然後一頭扎進實驗室。

不知不覺間,妻子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。素來急躁、好憂愁的她,變得沉靜而溫和了許多。對公眾的事也更熱心了。這年還做了學生會主席,我卻成了不是主席的“主席先生”。鞍前馬後地跟著忙。

一天,她小聲卻又興奮地告訴我:“我信主啦!”

你——信——主——了?這裡面的含義,我一時不能完全體會。於是跟著她去聽牧師講道。這牧師講的邏輯不通嘛!回家的路上,我把一連串的問題撒向妻子,她也答不上來。算了,還是去我的實驗室吧。我更加努力讀書,跨越一個個考試,似乎離人生目標越來越近了。

那是九一年的秋天。萬聖節剛過,天灰矇矇的。星期五早晨,我緊跑幾步趕上校車,見到住在三樓的山林華坐在靠門的長條座位上。“嗨,還好嗎?”我在他身邊坐下。“挺好的。我的岳父來了。我們剛從伊州香檳大學回來。下午系裡有Seminar(研討會)。”小山答道。小山是學校里的知名人物。博士資格考試時成績之好,讓遙遙落後的美國同學汗顏。體育也棒,足球場上的驍將。平時又樂於助人,還是前一屆的學生會主席。最近好事盈門。論文獲獎,又在本校物理系找到工作。一下子跳出學生之列,成了研究員(Research Investigator)。小山的今天,就是我的明天。我為他高興,也在心裡為自己鼓勁。

下午,我在校行政大樓外等車。涼風一陣緊似一陣,空中開始飄起了初冬的雪。突然,兩輛警車飛馳而來,嘎然停在樓前。警察躍出車門,曲臂舉槍在臉頰。一邊一個,直撲樓門。先側身窺探,猛地拉開門沖進去。這場景與世外桃源般的小城構成極大的反差。我心裡疑惑,這是拍電影嗎?

剛到家電話就響了,好朋友祖峰打來的。

“物理系有人打搶!”

“什麼!是誰?”

“不清楚。有人死了!”

“啊!……”

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電話鈴不停地響。我家成了學生會的信息中心和會議室。一連串的壞消息構織出了驚心動魄的一幕:

三點三十分,物理系凡艾倫大樓 309 教室。山林華和導師克利斯多弗·高爾茲(Christoph Goertz)教授,另一位教授羅伯特·施密斯(Robert Smith)及新生小李等許多人在開研討會。突然,山林華的師兄,中國留學生盧剛站起身,從風衣口袋裡掏出槍來,向高爾茲、山林華和施密斯射擊。一時間血濺課堂。接著他去二樓射殺了系主任,又回三樓補槍。旋即奔向校行政大樓。在那裡他把子彈射向副校長安妮和她的助手茜爾森,最後飲彈自戕。

我們驚呆了。妻子握著聽筒的手在顫抖,淚水無聲地從臉頰流下。小山,那年輕充滿活力的小山,已經離我而去了嗎?黑暗中,死神的面孔猙獰恐怖。

誰是盧剛?為什麼殺人?翻開我新近編錄的學生會名冊,找不到這個名字。別人告訴我,他是北大來的,學習特好。但兩年前與系裡的中國學生鬧翻了,離群索居,獨往獨來,再後就沒什麼人知道他了。聽說他與導師頗有嫌隙,與山林華面和心不和,找工作不順利,為了優秀論文評獎的事與校方和系裡多有爭執。是報仇,是泄憤?是伸張正義,是濫殺無辜?眾口紛紜,莫衷一是。

槍擊血案震驚全國。小城的中國學生被驚恐、哀傷、慌亂的氣氛籠罩。血案折射出的首先是仇恨。物理界精英,全國有名的實驗室,幾分鐘內形消魂散,撇下一群孤兒寡母。人家能不恨中國人嗎?留學生還待得下去嗎?中國學生怕上街,不敢獨自去超市。有的人甚至把值錢一點的東西都放在車後箱里,準備一旦有排華暴動,就駕車遠逃。

一夜難眠。該怎麼辦?大家聚在我家,商量來商量去,決定由物理系小雪、小季、小安和金根面對媒體,開記者招待會。實況轉播的記者招待會上,他們追思老師和朋友。講著,回憶著,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。看的、聽的,心裡都被觸動了。一位老美清潔工打電話給校留學生辦公室主任說,“我本來挺恨這些中國人!憑什麼拿了我們的獎學金,有書讀,還殺我們的教授!看了招待會轉播,我心裡變了。他們是和我們一樣的人。請告訴我,我能幫他們做點什麼?”

從危機中透出一線轉機。學生會又召開中國學生學者大會。教育系的同學不約而同地談起了副校長安妮。安妮是教育學院的教授,也是許多中國學生的導師。她是傳教士的女兒,生在中國。無兒無女的安妮,待中國學生如同自己的孩子。學業上諄諄教導,生活上體貼照顧。感恩節、聖誕節請同學們到家裡作客,美食招待,還精心準備禮物……千不該,萬不該呀!不該把槍口對向她!同學們為安妮心痛流淚。

安妮在醫院里急救,她的三個兄弟弗蘭克、麥克和保羅,火速從各地趕來,守護在病床前。人們還存著一絲希望。兩天后,噩耗傳來。我面對著安妮生前的密友瑪格瑞特教授,說不出話來。她臉色嚴峻,強壓心中的哀痛,手裡遞過來一封信,同時告訴我,安妮的腦已經死亡,無法搶救。三兄弟忍痛同意撤掉一切維生設備。看著自己的親人呼吸一點點弱下去,心跳漸漸停止而無法相救,這是多麼殘酷的折磨!在宣佈安妮死亡後,三兄弟圍擁在一起禱告,並寫下了這封信。這是一封寫給盧剛父母親友的信。信里的字句跳到我的眼裡:

“我們剛剛經歷了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悲痛……在我們傷痛緬懷安妮的時刻,我們的思緒和祈禱一起飛向你們——盧剛的家人,因為你們也在經歷同樣的震驚與哀哭……安妮信仰愛與寬恕,我們想要對你們說,在這艱難的時刻,我們的禱告和愛與你們同在……”

字在晃動,我讀不下去了。這是一封被害人家屬寫給凶手家人的信嗎?這是天使般的話語,沒有一絲一毫的仇恨。我向瑪格瑞特教授講述我心裡的震撼。接著問她怎麼可以是這樣?難道不該恨凶手嗎?公平在哪裡?道義在哪裡?他們三兄弟此刻最有理由說咒詛的言語呀。教授伸出手來止住我,“這是因為我們的信仰。這信仰中愛是高於一切的。寬恕遠勝過復仇!”

她接著告訴我,安妮的三兄弟希望這封信被譯成中文,附在盧剛的骨灰盒上。他們擔心因為盧剛是凶手而使家人受歧視,也擔心盧剛的父母在接過兒子的骨灰時會過度悲傷。唯願這信能安慰他們的心,願愛撫平他們心中的傷痛。

我啞然無語。心中的震撼超過了起初。剎那間,三十多年建立起來的價值觀、人生觀,似乎從根本上被搖動了。

難道不應“對敵人嚴冬般冷酷無情”嗎?難道不是“人與人的關系是階級關系”嗎?難道“站穩立場,明辨是非,旗幟鮮明,勇於鬥爭”不應是我們行事為人的原則嗎?我所面對的這種“無緣無故的愛”,是這樣的鮮明真實,我卻無法解釋。我依稀看到一扇微開的門,門那邊另有一番天地,門縫中射出一束明光……

“我們的信仰”——這是一種什麼樣的信仰啊,竟讓冤仇成恩友!

還來不及多想瑪格瑞特的信仰,盧剛給他家人的最後一封信也傳到了我手上。一顆被地獄之火煎熬著的心寫出的信,充滿了咒詛和仇恨。信中寫到他“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”、“死也找到幾個貼(墊)背的”,讀起來脊背上感到一陣陣涼意,驅之不去。可惜啊,如此聰明有才華的人,如此思考縝密的科學家頭腦,竟在仇恨中選擇了毀滅自己和毀滅別人!這兩封信是如此的愛恨對立,涇渭分明。我還不知道愛究竟有多大的力量,畢竟左輪槍和十幾發仇恨射出的子彈是血肉之軀無法抵擋的啊!

轉天是安妮的追思禮拜和葬禮。一種負疚感讓多數中國學生學者都來參加。大家相對無語,神色黯然。沒想到我平生第一次參加葬禮,竟是美國人的,還在教堂里。更想不到的是,葬禮上沒有黑幔,沒有白紗。十字架莊重地懸在高處。講台前鮮花似錦,簇擁著安妮的遺像。管風琴托起的歌聲在空中悠悠回蕩:Amazing Grace,How Sweet theSound(奇異恩典,何等甘甜)……人們向我伸手祝福:“願上帝的平安與你同在。”牧師說:“如果我們讓仇恨籠罩這個會場,安妮的在天之靈是不會原諒我們的。”安妮的鄰居、同事和親友們一個個走上臺來,講述安妮愛神愛人的往事。無盡的思念卻又伴著無盡的欣慰與盼望:說安妮息了地上的勞苦,安穩在天父的懷抱,我們為她感恩為她高興!

禮拜後的招待會上,三兄弟穿梭在中國學生中間。他們明白中國人心中的重擔,便努力與每個中國學生握手交談。如沐春風的笑容,流露出心中真誠的愛。許多女生哭了。我的“黑手黨”朋友,高大的男子漢也在流淚。愛的涓流從手上到心裡,淚水的臉上綻出微笑。哦,這樣的生,這樣的死,這樣的喜樂,這樣的盼望,怎不讓我心裡嚮往!大哥弗蘭克握著我的手說,“你知道嗎?我出生在上海,中國是我的故鄉。”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,心裡卻異常溫暖。突然發現脊背上的涼意沒有了。心裡的重負放下了。一種光明美好的感覺進入了我的心。

感謝上帝!他在那一刻改變了我,我以往那與神隔絕的靈在愛中蘇醒。我渴望像安妮和她的三兄弟一樣,在愛中、在光明中走過自己的一生,在面對死亡時仍存盼望和喜悅。

籠罩愛城的陰雲散去,善後工作在寬容詳和的氣氛中進行。不僅小山的家人得到妥善安置,盧剛的殯儀亦安排周詳。安妮三兄弟把她的遺產捐贈給學校,設立了一個國際學生心理學研究獎學金。案發四天后才從總領館姍姍而來的李領事感慨道:“我本是準備來與校方談判的。沒想到已經全都處理好了!”冥冥中一雙奇妙的手,將愛城從仇恨的路上拉回。

愛荷華河奔流如舊,我卻不是昨日的我了。我從哪裡來?要到哪裡去?生命隧道的盡頭是什麼?我徘徊思索。信仰之路的障礙還在那裡,無神論、進化論、科學與宗教沖突論,還在困擾著我。但奇妙的是,我開始喜歡讀聖經,牧師的講道也不再枯燥無味了。黑暗中摸索的人處處碰壁,一旦明光照耀,障礙便不再是障礙了,因為道路已經顯明。我當時論文的研究方向是計算機定理證明。證明便是一切,未經證明的東西便不能認為是真理。誰能把神證明給我看?我以往的研究多註重在推理和證明上,此時才重新思考系統中的公理(Axiom)。公理便是公理,不可證明,只能接受。證明並不是一切,它只能證明在一組公理和推導規則之下產生的定理(Theorem)。重讀一下偉大德國數學家哥德爾的哥德爾不完全定理吧。這定理說的是,在一個無矛盾的推理系統中,永遠存在不可證明的定理。也就是說,所有的“好”的推理系統都必定是“不完全”的。上帝的存在原本不需要、也無法用“不完全”的科學方法來證明;但科學研究的成果卻處處見證造物主的偉大與奇妙。許多過去讀過、考試過、研究過的知識突然都有了新的含義,許多根深蒂固的誤區,一下子雲開霧散。

聖經告訴我們:“自從造天地以來,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,雖是眼不能見,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,叫人無可推諉。”(羅 1:20)更“有許許多多的見證人如雲彩般圍繞我們”,使我們“放下各樣的重擔,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,存心忍耐,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”(來12:1)。原來安妮和她的三兄弟便是這許多見證人中的一群。路加福音第二十三章記載:耶穌被人鞭打,戴著刺入肌膚的荊棘冠冕,被釘在十字架上流血的時候,對著殘害他的人,向天父祈禱說:“父啊,赦免他們,因為他們所做的,他們不曉得。”我在這里看見了安妮一家人身上所流出的“無緣無故的愛”的源頭——“愛是從神來”,“神就是愛”。“神差他的獨生子到世間來,使我們借著他得生,神愛我們的心,在此就顯明瞭。”(約翰一書4:7,8)

神的愛引領我來到他的面前,在神的愛中重新認識自己。過去一向自我感覺良好,在真理的光照中才看到心靈中的黑暗之處。仇恨、貪婪、嫉妒、驕傲、邪情私欲,這諸般的罪和罪念哪一樣自己沒有呢?不要批評盧剛的狹隘、偏激和冷酷吧,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。感謝耶穌,他死在十字架上,贖我們的罪,又復活,把永生的盼望帶給一切信靠他的人。跪在神的面前悔改,祈禱,他就把我從那沉淪的路上輓回,讓我在充滿愛和恩典的路上與他同行。

牧師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為我施洗。從浸池中起來,舊事已過,萬物成新。生活還是有高有低,也曾陷在失業之中,也曾面臨各樣的打擊。但我和我一家都跟隨他,事奉他。耶穌牽著我們的手,我們就滿了喜樂,滿了盼望。

離開愛城多年了,常常思念她,像是思念故鄉。在愛城,我的靈魂蘇醒、重生,一家人蒙恩得救。她是我靈里的故鄉,與耶穌基督初次相遇的地方。愛城後來有了一條以安妮命名的小徑。因她設立的獎學金名牌上,已經刻上了許多中國人的名字。友人捎來一張愛城日報,是槍擊事件十周年那天的。標題寫著“紀念十年前的逝者”。安妮、山林華的照片都在上面。急急找來安妮三兄弟寫給盧剛家人的信的復印件,放在一起,慢慢品讀。十年來的風風雨雨在眼前飄然而過,十年來在光明中行走、在愛中生活的甘甜溢滿心頭。照片里安妮靜靜地微笑,似乎說,這信其實也是寫給你的。

是的,我收到了。這源遠流長的故事,會接著傳下去。

張貼在 Uncategorized | 3 則迴響